联系方式 Contact

青岛顺驰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

地址:青岛莱西市南京北路286号

电话:0532-83485555

传真:0532-83485566

网址:www.sunceauto.com

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剖析:供应链中的社会技术

2017-11-15 12:09:16点击:

社会技术一度引起热议,并且如今针对这一课题已经有一些认真的研究。我们已经看到了无数个所谓“改变游戏”的技术来来去去而并未改变什么,以及我们如何做到这一点产生显著影响。那么社会技术也是另一种没有任何意义的喧嚣和骚动吗?还是它们代表一种可衡量的巨大的生产率提高和竞争优势的发展机会吗?

       麦肯锡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的研究人员根据他们的调查结果,显然相信后者。由于现代供应链的内在互动性和以网络为基础的性质似乎为同样以此为基础的社会技术的改进提供了广阔的空间。社会技术通过提高供应链之间连接的质量,为改善供应链的有效性提供了机会,也就是说,通过改善供应链从业人员个体之间联系的直接性,及时性,互动性和有效性,这代表了供应链上各点的连接。

社会技术:快速采用
       社会技术是一种促成,便利或增强人与人之间的交流的技术。社会技术在本质上是双向的,互动的,以及基于网络的。虽然我们最开始可能会认为社会技术主要是在因特网环境中(社交网络,维基,网络会议),但实际上那个不起眼的电话则是关键的早期社会技术的例子。社会技术连接个人或人群,并有助于减少或消除由距离、时差和其他摩擦因素所带来的互动障碍。

       虽然大众媒体(广播,电视)有能力向分散在世界各地的人传播信息,社会技术却更能够促进真正的对话和信息共享——可以是任何东西,从最近的名人狂欢到解决关键客户的问题。由于现代供应链是由数量不断增加的贸易伙伴构成,包括供应商,合约制造商,共同包装和渠道合作伙伴,因此制作工具来改善链中的不同环节之间的有效沟通是十分关键的,而其中,社会技术是尤强大的。

       社会技术已经以壮观的速度被越来越多的个人和企业采用。无线电用了38年时间达到5000万用户;电视要快一点,只用了13年;互联网速度更快,只用了三年。Facebook用了一年就达到5000万用户的大关;而Twitter只花了九个月。 基础设施建设(广播、电视、互联网)和基础设施使用(Facebook, Twitter) 之间的区别可以部分解释采用率之间的差异。更重要的是原始人类行为与互联网的速度和规模的组合:“社会技术利用众所周知的,基本的社会学模式和行为:与家族成员或社区共享信息,讲故事,与他人比较经验和的社会地位,围观我们希望与之建立关系的人,建立圈子并定义与他人的关系……社会技术给这些基本行为以速度和规模网络。” 我们相信社交技术可以给供应链执行做同样的事,加速企业间业务流程的范围和速度。

       社会技术不仅仅是以个人为单位。麦肯锡全球研究所通过调查的4200家世界各地的公司,发现70%的受访企业通过各种方式使用社交技术。E2open所做的一项较小调查也发现,在全球主要公司的顶级供应链高管中也有类似水平的社交技术的业务价值,特别是在供应链背景下。E2open执行官的调查显示,95%的受访者说他们现在就能看到社会技术是解决供应链问题的有效工具,剩下5%的人说,他们能看到这些技术的未来潜力。其他以供给链为中心的社会技术(供应风险,需求感应)也得到了关注。

       消费者导向的社会技术,如Facebook和Twitter也许是这一类型最著名的例子,也有一些针对企业的社会技术工具,包括Jive, Yammer, Salesforce.com’s Chatter和由主要提供者嵌入在企业技术套件的社会工具,如Oracle。

       然而需要注意的是当前社会技术在企业的渗透似乎是广泛的,而不是深入的。据麦肯锡调查,只有3%的企业认为自己是“完全网络化”。 缺乏深度给我们提出了一个关键的问题:我们所采用的技术究竟是在早期发展阶段,还是围绕企业掩盖下的社会技术的讨论缺乏实质?

社会技术的好处?
       社会技术在企业中的应用给你带来了哪些好处?你期望从实施这些技术获得哪些商业利益?社会技术“酷”但没用,只会昙花一现吗?或更糟的是,它们会降低生产率,使你的供应链专家们应当解决关键部件短缺时分享猫的照片吗?

       “预测很难做,尤其是关于未来,” Yogi Berra,或者Niels Bohr,又或者两者皆有。我们必须保持小心,当接近关于社会技术对生产力影响的预测(因为它仍为时过早,看到实际测量业务的影响)。也就是说,估计影响会非常大:提高互动工人(一些术语“知识工人”)20 - 25%生产力 ,从而带来万亿美元级的金融效益。

       退一步讲,除去这些受过高等教育的非常聪明的人的猜测,我们只需考虑供应链的本质工作和社会技术对工作方式的影响,便可以对供应链中社会科技的作用有一个坚实的、定性的了解。正如“链”这个词意味着,供应链的基本本质是连接不同层次的供应商、合同制造商或代加工厂、物流合作伙伴、经销商和客户。

       想象一个实际的链。每一个环节两端可以向上或向下连接另一个环节。在供应链中,相当于这些接触点的是一种互动——不同公司里的个人,有时甚至是同一家公司的不同部门。上述各点的接触代表一个机会,通过供应链的参与者的协作和集体智慧解决一个问题或因为沟通失误,引入延迟或未能传递所需的信息做出最好的决定而制造一个问题。

       我们能做些什么以确保在这些接触点上问题得到解决,而不是制造或加剧?答案就是:通过提高供应链链接之间的联系质量来改善供应链的有效性。通过提高关系链的有效性,你既可以删除系统性摩擦最大的潜在来源,同时提供集体基础能力,这好于任何单一的链接。

       这样做的挑战包括技术方面和行为方面。在技术层面上,提升链接之间的联系质量(尤其是如果这些链接驻留在不同的企业时),为改善现有流程的有效性和支持开发新的和更好的做事方式提供了一个关键的基础。考虑到全球化的、高度分散化的性质,这种技术基础必须是基于网络的,所有的合作伙伴都可以访问的,并且能够实时的数据通信以及协调和规范组织之间的业务流程。

       为最大限度地提高公司之间 (甚至跨部门)合作的有效性,第一步必须要建立一个由单个版本的关键数据构成的共享空间,我们在E2open把它叫做“信息的单一界面”。其次,为了确保供应链连接牢固,足以承受意想不到的侵扰、冲击和破坏,代表这些实际接触点的个人应该获得业务流程平台的支持。在这个平台上,它们能够把共享数据放在一个共享空间中。

       在此我们将发现行动上的挑战——这一点社交技术可以提供明显的好处。麦肯锡的研究人员计算出了社会技术的好处,这一见解很关键:商业本质上就是一个互动的、协作的人类活动。任何改善人际交互质量的因素——例如优越的速度、直接性、交互性,将有助于供应链专业人士专心去做他们的工作,实现他们的公司的目标和满足顾客的需求。社会技术可以提供的就是这样一个机制,使贸易伙伴在电话交谈、电子邮件,甚至传真等各种形式交换的信息系统化和高效利用。再次,通过提供一个协作的平台(为了超出上面所讨论的共享业务流程范围的非结构化信息),技术可以用来消除存在于跨企业交互中的大部分延迟和摩擦。

       考虑到电子通信和供应链流程管理系统在结构化的纸质流程中已浪费的时间和产生的错误的;再对比将基于互联网的通信平台(即社会技术)应用到本身基于网络的一系列工作流(供需链流程)。这样的应用程序提供了一种电子捕获和处理非结构化数据的方法,同时可以大幅提高生产力(兼有结构化和非结构化的数据),这正是我们希望从供应链管理系统中获得的。贸易伙伴网络已经取代了线性和纵向集成的供应链,人际交互需要支持在种类、复杂性和数量上的关键业务流程。显然,任何在交互作用中可以使技术减少延迟和摩擦的工具都将会产生极大的生产力——这取决于它在多大程度上得到利用。
 
       再一次,行为问题又突显出了其重要性:新技术带来的效益取决于它们在现有的工作流程中接受和整合的程度。麦肯锡的研究人员注意到,个人必须感受到技术的价值,材会想要利用它们。 然而,减少潜在障碍的因素包括熟悉出于个人、非工作用途的社会技术,以及社会技术不需要改变现有的工作流和非正式的互动。

供应链中社会技术的实践
       在对顶尖供应链高管的调查中,E2open发现供应链有三个潜在用途的社会技术受到了广泛关注:问题协作、供应链风险监控和需求感应。这三个问题中,问题协作得到了最强的积极兴趣,而这一点涉及到企业--业务流程固有的社会和互动本质的核心。

 

       问题协作是实时的协作识别、描述和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出现的日常运作。成功的合作需要对所有相关的结构化和非结构化数据实现可视性共享的(或者说,把所有相关参与者在同一页上),是一个可以同步和异步通信的平台(因为合作伙伴通常分布在不同时区),同时也是一个执行已作出的任何决定或决议的技术手段。在一个理想的系统中,社会技术提供的沟通和协作能力将被整合到供应链管理工具中,用于企业之间共享数据,并实现解决方案。

       供应链风险监控使用社会网络监视工具来识别供应链新兴风险,在他们实际修复前对潜在的中断提供早期预警。例如,想象一个抗议关闭一个主要港口的行动,就像发生在2011年奥克兰港的那样;这种行动过越来越多的是在线组织,或者至少通过社交网络宣传。社会监测工具可以在风暴发生前的酝酿阶段就有所察觉,提供所需的时间来实现应急计划并减轻任何中断造成的影响。社交工具与一个强大的跨企业供应链流程管理系统的集成为评估新兴风险的潜在影响提供了方法,同时可以减轻其影响。

       同样,社会技术可以显著增强需求感应的传统方法,尤其是当社会媒体监测与相应的供应链数据相结合时。例如,如果在各种社会渠道中,模型A比模型B更受偏好,那么该信息可以实时传送给相关供应链参与者来调节库存水平与流动,从而满足实际需求。

       在每个应用程序中,社会技术都可以提供额外的,通常是非结构化数据以便更好的决策,同时也提供了一个协作平台,大大增强了从业者的能力,使其在贸易伙伴网络中共同实现公司的目标。

结论
       让我们密切观察麦肯锡全球研究院发现的激进的社会技术的采用给公司带来的特别好处:“此前的一些研究已经发现企业中交互工人的相对比例越高,团队的竞争力就越强。这表明解决如何使交互工人更高效工作的难题可以成为有力的竞争武器。”

       社会技术已被迅速应用,因为它们利用了现有网络的基础设施,但更重要的是,因为他们解决一个关键的人类互动需求的问题。毕竟,我们从根本上来说是一个社会物种。这些技术在企业中的应用显示了其在组织内或组织间的相互影响中减少延迟和摩擦的巨大潜力。因为供应链本质上是跨企业的,遇到的摩擦和延迟通常大于他们在一个单一组织中所遇到的,,从而具有最大通过社会技术的应用来改进的潜力。

       据估计,社会技术在企业应用的总体潜在利益约为万亿美元的数量级,同时私人企业的前景与他们的竞争对手相比生产率大大提高,性能也发挥得更好。这些技术提供了一种方式来提高你最重要的资产回报率,那就是你的员工。